癌症这个东西被人类认知最早可以追溯到我国古代西周,据周礼天官记载:“疡医专管医治肿疡、溃疡、金创、骨折等病”这里的肿疡就是指的肿瘤,虽然当时并没有分清楚良性还是恶性。
  
  再到后来古希腊时期,希波克拉底根据他的临床发现,将人体的肿瘤分为“无害性”肿瘤和“危害性”肿瘤。再到近代医学,科学家慢慢指出,癌症其实是由我们自身的健康细胞慢慢转变而来。对于癌症的认知我们一直在不断的刷新,但是对于癌症的结果,我们却始终保留在比较统一的阶段,就是绝症。其实大家真的没有必要那么悲观,翻看如今的医学新闻,大家就会惊奇的发现,早期的原位癌可以治愈,就连一些非实体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已经转移的黑色素瘤都被报到出成功治愈的案例。而治愈这些过往被认为是绝症疾病的方法,就是今天要讨论的主角:免疫细胞疗法。
  
  免疫细胞疗法,听着好像很陌生,但其实,免疫疗法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在我们的国家出现了。2009年,卫生部出台了《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将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列为第三类医疗技术。同年卫生部出台《自体免疫细胞(T细胞、NK细胞)治疗技术管理规范》(意见征询稿)。文件中明确规定了医疗机构的基本要求、人员的基本要求、技术管理的基本要求等。
  
  2012年,全国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规范中,已经将细胞因子活化杀伤(CIK)细胞输注治疗列入医保范围内(项目编码:KND48101)。以上不难看出,国家对于免疫疗法还是非常重视的。

 免疫细胞疗法的抗癌之路
  
  全世界对于免疫细胞疗法的重视源自于免疫疗法的本质
  

  我们所担心害怕的癌症在我们体内的发展是分为不同阶段的。从最开始的健康细胞转变成癌细胞,到最后以多种方式扩散到全身。这个过程并不简单,首先癌细胞不是一次变异就能够由好变坏,而是需要数十次。就算变坏了,还有细胞间粘附作用在牵制着它,它是否能改变自己穿过结缔组织还是个问题。癌细胞如果能够成功逃逸,迎接它的并不是什么鲜花和掌声,而是血液中的白细胞(即免疫细胞)们的攻击。因为癌细胞要进行微转移的时候必须经过微血管,而我们血液中的免疫细胞是这些不速之客天然的克星。在这一步当中,我们身体当中自有的免疫细胞会逐步的对这些癌症细胞进行杀灭。癌细胞会有四种情况:第一、当场死亡;第二、分裂几次之后死亡。第三,休眠。最后一种就是我们最不希望的,存活下来,而且适应了这种环境。不过据统计,这种存活下来的概率仅数亿分之一。所以我们体内的免疫细胞对于防止癌细胞的转移是起到非常大的作用的,这也是免疫细胞疗法的本质,用我们自身的免疫细胞,来解决我们自身的变异细胞。
  
  免疫疗法的发展也非常迅速。比如说NK(Natural Killer Cell)免疫细胞疗法,就是将我们体内的NK细胞随血液抽取,体外扩增培养,使其数量大量增加(一般是由数百万扩增至数十亿),回输之后NK细胞会随着血液不断循环来对身体当中形成的癌细胞进行杀灭。还有DC-CIK细胞疗法。DC细胞又称作树突状细胞,是我们体内抗原辞呈能力最强的细胞。CIK细胞又称作细胞因子诱导肿瘤杀伤细胞,这种细胞是将体内的单个核细胞在体外进行修饰、刺激、培养、增殖之后形成的,兼有T细胞和NK细胞的特性。所以DC-CIK细胞的特性是聪识别肿瘤抗原并把信息传递给CIK细胞,然后CIK通过发挥自身细胞毒性和分泌细胞因子杀伤肿瘤,从而完成了辨别敌人到杀灭敌人的全过程。
  
  再就是这两年最热门的CAR-T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通过基因工程技术激活T细胞,并装上“定位导航装置”CAR,这样就能做到靶向性杀灭我们的目标肿瘤细胞。最近又有研究表明出CAR-NK的有效性和CAR-T相同,且毒副作用小于CAR-T。
  
  越来越多优秀的免疫细胞疗法已经出现,且已经有大量事实案例证实,免疫疗法要优于现在传统的癌症治疗手段,如手术、放疗和化疗。至少,相比手术,它不需要术后愈合。相比放疗和化疗,它对于我们的健康细胞并没有什么危害。
  
  美国、日本、中国台湾已经放开了部分免疫细胞疗法,中国大陆今年已经对外发布了《体细胞治疗临床研究和转化应用管理办法(试行)》(意见征询稿)。这些方向性的事例和文件都是在向我们宣示着,免疫细胞疗法将是一种有效的、对人体身体伤害较小的、有望能够完全避免或消灭癌症的全新疗法。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们体内的细胞出现“叛军”,当然要由我们体内的细胞“正规军”来解决。希望我们大家能够对这种新兴事物报以正面的积极的态度,这样也有助于加快政策的开放,让我们身边有需要的人,能够尽早感受到免疫疗法的神奇。